在那時間點,我們合而為一,彼此分享著旁人完全無法理解生命緩緩醞釀的激情

 IMG_6547小檔.jpg
1.8 北投山腰

今天我回到了北投,此地已雜草遍生,有些幾乎到了我的腰部,白色蒲公英錯落停滯在草的尖端,它們在繁衍,牆壁上滲出一條條線蕨的紋路,將掌心貼覆,濕濕冷冷的溫度。這裡又淪為廢墟,空空的,角落生滿蜘蛛網,當初美術組精心打造的場景,只能停格在電影畫面裡了,我想,連轉個紗窗門都得小心翼翼的。

閉上眼回想架著高臺暗夜流動之下的光影,當整個城市熟睡之際,我們存在在別人相對的空間,將所有力量凝聚在那曖昧混沌之點。我喜歡夜戲,夜晚賦予我某種奇特的能量,可能長期失眠、熬夜,只要天色一晚,身體就特別不受控制。而青苔、爬牆虎、藤蔓、蛙鳴蟬叫、牆壁上消逝的影像,他們都在和我對話。

IMG_8767小.jpg使我感動的並非自身的演出,而是和所有人所有環境在當下結合的純粹,導演、演員、攝影師、工作人員,甚至風的拂動,都在傳染一種獨特的氣息,在對話。在那時間點,我們合而為一,彼此分享著旁人完全無法理解生命緩緩醞釀的激情。也許生命會離開,但我們共同的印記,會在銀幕上被長存。

這群和我一同走過生命中最美好五月的人,搬著器材流淌汗水的胳膊,永遠穿著黑汗衫的攝影組,辛苦拿著板的場記,他們永遠記得什麼時候我要卸指甲油我要綁馬尾還是放下,導演溫柔的導戲聲在耳邊響起,但是吃麵這場戲真的讓我很緊繃,允中哥超冷的笑點,可是他都沒嫌棄我一開始不會走位這件事,君陽很細心的叫我眼睛在撐一下,提醒我以後要適應鎂光燈,mark苦苦皺著眉頭掛著耳機,有人在指揮交通有人跑來跑去不斷在劇組協調有人用心照顧河豚,披著黃毛巾被汗水雨水浸濕的額頭,陽光雨天悶濕蚊子野狗龍貓的樹蟬鳴蛙叫黑寶

在花蓮油綠盎然的米田,抽著菸他們在笑。可是在這之後,我們永遠都不會再全體重逢。對我而言,如此的記憶像集體死亡,有點感傷。

IMG_9451.jpg此刻,有股清香從我身邊飄去,淡淡的,屬於花,屬於當時某天的味道,就像蜜蜂挾著花蕊的香刻意在我身旁晃動飛舞,地面濕濕漉漉的,蚊子又盯了我整個右手臂,可是這次我不必為了不連戲拼命噴滿防蚊液,我站在北投的屋子裡,在謝謝它。

這裡活像龍貓的樹洞,謝謝導演、謝謝所有的人、謝謝房子。

< 完 >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