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對Lesley Manville、Tilda Swinton的小觀察

姚安琪 Angel Yao

非常喜歡紫色,常常掛著甜美笑容,是個散發出清新氣息的水瓶座女生。拍攝過電影《河豚》、《亂青春》,電視劇《下一站幸福》、《牽紙鷂的手》、《原來我不帥》、《台北異想:走夢人》,短片《恐懼屋》以及多支廣告、MV作品。

 

 

Lesley Manville

我認為這是一通令人尷尬的電話,我接到一通舊情人電話問候,我們就隨口聊聊生活,過往雖然經過很多難以開口的事情,或有些事也正在發生,我也是輕描淡寫的帶過,活這麼一把年紀了,我也只能用勉強的笑容帶過,這就是人生。

直到他開口提起那件我最禁不起提起的事,他總是要這樣刺激我傷害我,直到感覺我最脆弱的時刻,無法控制激動的聲音,他才感到我們之間似乎還有這麼一點點一點點的什麼他就是不肯讓時間帶走一切,我試著壓抑我激動的情緒,等不及聽他說完最後一句話,我放下話筒,也試著放下過往與他的一切,告訴自己,很多事情發生過不須多做解釋,那些深刻的,更沒有必要一再被提起,我從來沒有遺忘過

下次希望我也有機會在講一分多鐘的電話時,把喜怒哀樂的情緒都做過一次,體會一下那樣的情境,我的心所承受的會是什麼感覺。在現實生活中如果情緒變換很快的人,想法應該也常常變來變去。我覺得有好有壞,如果放在表演,或許會是加分的,因為在很短的時間內你可以追尋你過的記憶去找那種感覺,但現實生活這樣的人生活應該會很累,大家都希望一切起伏不要太大,所以得失不會太多。

在她表演這之中,我很喜歡她的尷尬笑容,閃爍的眼神,以及壓抑的肢體動作,我認為這是她生命曾經體會過那種不安的片刻。或許有這種真實的記憶在後面撐腰,當在做表演時,更能從這記憶情緒延伸更多不同的情緒。很美,但曾經痛過吧。

 

Tilda Swinton

很傳神的眼神,應該說加點詭異,加上配樂令我毛骨悚然,雖然我不了解她到底看到的是什麼,這麼的目不轉睛,但我覺得她的出神,已經超乎了常人能解釋的,有點像是精神病患自我陶醉,或自我虐待。閉眼的轉換又取代了前一個狀態,所以在裡面可以很快的看到她有幾個不同的情緒,雖然她都是流著淚,甚至抬頭看東西時眼神都沒有眨,但還是可以看到她很滿的情緒,了解她是壓抑在內心,不然眼淚不會持續的湧出。她在每次閉眼都會加上些微肢體動作,重新張開眼睛後,像有新想法注入在腦中,呼吸節奏做改變,抬頭看東西態度也不一樣,頭轉動角度的變化,像忽然又想到某些事情看到的不安或感慨複雜感覺。

她具有很豐富的想像力,並沒有讓我覺得開場已在流淚,後面過程一定都是悲傷畫面演出,反而讓我目不轉睛了解就算一直流淚,也可以比極度悲傷更吸引人不同的情緒。加上配樂,以及她手指甲上的污垢,讓我起雞皮疙瘩,一切是這麼的不尋常。

我想很多演員,在做表演的當下,想像力都很豐富,所以才有這麼生動的演出,跟當下一切互動,才是最真實的。包括我看這十四個演員演出,他們所帶給我的跟你們所看到的或許不一樣,但這是我看到這些影像的詮釋,也包含我很大的想像力,這是我十四個演員最後一篇文章,將要在此停筆了,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將會以演員的身分,再為大家呈現,讓你們對我的想像力比以往有更深刻的體會。

 

 

觀看詳細影片請至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Fourteen Actors Acting: A Video Gallery of Classic Screen Typ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andCompany 的頭像
ChiandCompany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