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培慧電影塾─告訴我更多表演的道理連載第八回:與陸弈靜對談()

cue. 2012.08 陸弈靜2012.08 cue. vol.26/文字 紀培慧/攝影 Kaki

※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陸:我不覺得寫的東西一定要拿去拍,我記得上次在輔仁大學,老師就跟學生講,年輕人一開始拍很喜歡拍「死」,才幾歲就要講「死」,「死」是多麼不容易,老師說「你憑什麼覺得人家要看你的東西」。我自己覺得喜歡電影的人,可以是很好的觀眾就好,不一定要去拍,拍電影真的是在燒鈔票,要用到那麼多人力、那麼多金錢,拍電影是要很謹慎的,因為你拍個爛片真的是消耗社會資源,我也曾經看到很生氣,幹嘛要花這麼多錢拍,還這麼難看,浪費我那麼多時間。

紀:有如果有一天,有人非常誠懇來拜託,讓他拍妳寫的劇本,妳會願意嗎?

陸:應該沒有那麼值得吧,我後來看了很多東西,其實我應該算幸運的,我一開始碰到的電影都算好片,就是人家拿給我看,那時候蔡明亮要給我功課,他不會硬性叫我幹嘛,他直接把他覺得不錯的錄影帶給我,我下班回家就很高興開始看,其實我看過的電影被篩選過,都是經典好片,那麼久下來,我發現有時候電影就是不能言傳只能意會的,因為它是影像,所有都會被放大,已經能catch到影像給你的東西了,也不見得是從演員表情或台詞表達出來,而就是那個大銀幕,也許是光,也許是那邊的山水,我自己拍戲時,當燈光沒有打下去,很多東西都好像藏在下面,燈下去之後,就像綠色植物忽然碰到水,然後就冒出來,只要燈光一下,人進去,什麼都活了,拍戲現場就是這樣。很多時候你寫本子,有一種「這個人要表達什麼、說明什麼」,好像會有很多雜訊,就像蓋房子一樣,理論上那些是要被清掃走的,就像你要很多材料,但是不一定每個都用到,可是一定要準備,我就是因為看了很多片子之後,才發現要拍好看的片真的不容易。

詳細內容請見cue. vol.25 2012.08

※  更多現場直擊照片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