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河豚》觀後

河豚海報2012.04.08  【撰文   lasazus

想寫這篇網誌很久了,但都找不到夠簡單的題目來寫,昨天把電影河豚看完,決定來寫個觀後感吧。河豚是一部台詞不多的電影,角色不多,也沒有緊湊的劇情,但很有一種美感,最後一幕是吳慷仁和潘之敏兩人在金針花海裡可愛地笑著,就默默結束了。這電影在片尾時給了我些出乎意料的感動,似乎有種難以言喻的悶騷終於找到了自己面對的方法,不管是僵硬地露齒而笑、還是習慣性地「當跟屁蟲」(男女主角訴諸愛意的方式不是牽手或接吻,而是讓自己喜歡的人走在前面,真是夠憋了),總之,還有什麼比接受自己的真感情更讓人高興的事?

故事是這樣的:女主角小尊是個得時常露出職業微笑的電梯小姐,一日提早回家時撞見男友出軌,當下她的心碎竟不是立刻洩憤,而是露出她的職業微笑(這幕真夠恐怖的)。之後她便上網想賣掉男友養的河豚,也同時想遠離這一切傷心事,很巧地一個外地人看上了她的河豚,她就藉機離了家,去見那個陌生的買主。買主是個棒球教練,一見到小尊和她的河豚時,竟忍不住觸景傷情,便當著河豚的面燃起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性慾,而充滿情感困頓的小尊豈能招架得了這個火熱的陌生男子?她欣然接受了男人的情挑,兩人終於大戰了起來。這一幕徹底的胡裡胡塗、一塌胡塗、還帶著些難得胡塗的感傷,兩個人都弄不清自己的愛情到底哪裡錯了,於是索性全部放棄拋開,用人的原慾來回答一切。

後來小尊情不自禁地戀上了棒球教練,她發現教練有個前妻跟人跑了,但教練卻把前妻的衣服掛了整房都是,包括買河豚也是因為前妻喜歡養河豚。從這段開始才算是進入了電影重點:小尊開始追棒球教練,替他煮飯打掃、整理房間,還穿上了他前妻的衣服;但教練並未領情,把房間又弄回前妻剛離開時的樣子,自己去外面吃飯洗澡。在澡堂,小尊再也無法忍受教練的態度,於是走到他面前全身脫光,做了個電梯小姐的鞠躬,問他六花(前妻)生氣時會做什麼事。教練說:唱兒歌吧,小尊便唱起了妹妹背著洋娃娃,連唱三次唱到哭,教練終於看到自己是如何冷酷地傷害這個女人。

之後教練開始接受小尊的愛,讓她替他剪掉那頭亂髮、教她跳華爾滋、讓她跟在後面一起去吃麵等等,一切都洋溢著一股「不善啟齒」的幸福──不只是因為教練不愛說話(雖然近乎是有說話障礙),更是因為教練和小尊,都對這種「逆向建立」的愛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們心裡仍然飄蕩著一股恐懼感。果不其然那股「恐懼」真的在某晚拖著行李箱回來了,當六花──躺到了原屬於她的教練的身旁,床上變成兩個女人包夾中間的男人時,小尊絕望而傷心地退出。這一段後來太快跳到六花被掃地出門,但教練的感情究竟是如何被超越的?卻完全沒交代。是因為在小尊的兒歌聲中聽到了最貼近自己(同樣被糟蹋感情)的聲音,從而衍伸出發自內心的懺悔,還是只是單純覺得自己愛上的是(聲音和樣子很像六花的)小尊,並不算完全背叛自己呢?總之電影差不多也就這樣了,後來幸福的小尊走在花海中,後面跟著幸福的教練,像是在告訴觀眾,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有點俗套的故事吧?甚至也能輕易看出一些不合邏輯。但近來越來越覺得,要把俗套的故事拍得好還真得有兩下子,因為「俗套」的背後是這整個世界的人所承載(但未必認可)的價值觀,就像你不能先否定「真愛」而宣稱自己要拍一部愛情電影的道理是一樣的。這部片也在問一個類似真愛的問題:如果兩個人先發生了性關係,他們算不算先背叛了自己的愛情?若然,愛情(而不是另一種愛情)還有可能重新再被建立起來嗎?於是在電影裡就看到小尊和教練不停地想磨合這個衝突感而不停失敗,一但想不下去的時候就只能做愛,似乎只剩下在激情之中,他們才能暫時得到喘息空間。「鞠躬」應該是這部片很重要的元素之一,也是這兩人從最原始的性需求跨向構築一段新感情的橋樑。小尊以裸體鞠躬,一方面表示自己的坦誠,另一方面則在挑戰教練,能否像無視電梯小姐一樣無視她的靈魂;教練到最後用鞠躬要小尊回來,則像是在求饒,看起來有點好笑XD

所以這部電影感動到我什麼呢?其實真是很小很小的地方,小到大概連導演都沒注意到(導演應該只是在做構圖而已),就是兩人都習慣跟在對方身後走這件事。尤其後來小尊愉快而大步地走在教練前面,而教練不奢求握她的手、只是走在後頭那一幕,竟讓我有些感動到鼻酸。這部片相當短不到90分鐘,不是什麼抽象藝術片但倒也饒富情意,會讓人想到很多自己的事。(PS:陸弈靜真是個不可或缺的好配角,然後我本來想寫的是第三個願望的影評,怎會寫一寫變成河豚)

文章載自   星火與翅翼─無名小站         圖片提供   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