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親愛的黑妞與熊寶貝---潘之敏

1489549980.jpg走在路上,看見有人溜著黑色土狗,就會想起黑妞和熊寶貝。

握著狗卡編號問櫃檯的同時,心裡是忐忑不安的,但我總試圖往最好的結果去想,「希望是被認養了」,但往往得到的總是,「已安。」一開始還會執著,「為什麼,牠們還那麼健康。」可是現在就只是默默再拎著其他狗,陪牠們走完生命最後一程,我都知道,即使今天幫牠們洗過澡了,毛髮摸起來柔順光亮,牠們也終於學會坐下握手,但在無人認養的情況下,安樂死是必然的命運。

只是,只要一想起牠們把小小的頭擱在我大腿,摩蹭撒嬌那信任忠心的模樣,我卻無能做到適當的保護,就覺得難過。牠們仍在某個晚上,也許我在外頭開心的吃晚餐,牠們卻被拖出籠外直接進入手術室安樂,名義雖說安樂,但過程其實是緩慢疼痛。只要一想到牠們在手術抬無助扭曲的身體,也許到了最後一刻都還不知道做錯什麼,可能牠們還天真的以為是要出籠玩了,就像每個禮拜六的早上一樣,我們將牠們牽出外面,進補點罐頭食物,讓他可以在外面跑跑步磨磨指甲一個星期唯一短暫的三十分鐘。

然後,生命在某天被莫名其妙結束。有時候我真的好想陪在牠們瀕臨安樂死的身邊,摸摸牠們,向牠們說一聲,「對不起,姐姐還是沒能盡到把妳們送出去的責任。」這時候我也非常希望自己是個有用且講話有份量的人,這樣牠們就能盡快被認養走。

來參觀的民眾看見黑妞最常說的就是,「牠好乖喔,好黏人。」而黑妞的確非常盡責的和每個摸過她的民眾撒嬌,只要叫一聲黑妞,牠即使正在玩,一定會聽話的靠攏上來,睜著無辜的眼睛望著人,可是她還是沒被認養走,只因為她長的又黑又不起眼,又沒有品種,而這就是台灣流浪狗的宿命,成天流落在街頭,擔心被壞人虐待,某天被環保局抓走了,關進動物之家,整日就被困在狹窄的狗籠裡和其他的狗一同搶奪食物,比較幸運的還有我們一個禮拜帶牠們出來溜一次,每次也頂多不半個小時,可是她們依然開心的不得了與信任人類,每次我走過狗籠,牠們都像百萬小學堂一般每隻都猛抓狗籠,「選我選我!」

1489565723.jpg還有熊寶貝,牠最無辜了,四月底發現他可愛瘦弱的身影,本來那天溜完其他狗就已經筋疲力盡,但是一看狗卡,還不到一歳,一身皮包骨,又從未出籠,已經被關九個月了,黑黑瘦瘦小小一隻,根本不會被注意到。我懇切的望著李豬,「再溜這一隻就回去好不好。」後來每個禮拜只要有去都會帶熊寶貝出來,他也好乖,出來不會爆衝,總是黏著他的室友賤狗哥哥,第一天和李阿麗幫熊寶貝洗澡他就很聽話,雖然牠隱約不安,但還是乖乖的站在原地讓我們幫他把洗的香噴噴,乾乾淨淨的。

我以為他可以撐過七月的認養大會,只要再等兩個禮拜他就有機會被認養走,可是仍然太遲了,那天,站在他的狗籠前,狗卡不見了,狗也不在了。從他出生兩個月後就被抓來動物之家,然後再被關了九個月後,某天又被抓去安樂了,如果,如果有人願意給牠一個機會,牠其實還可以再活好多年,而不是死在冷冰冰的手術檯上。

給我親愛的黑妞、熊寶貝、小威力、小米白、黑寶、黑嘉麗、賤狗,希望下輩子你們都能碰到一個愛你們的好主人,不要再當流浪狗了,好嗎?

我愛你們,永遠。

更多文章請見  潘之敏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