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映場心得:餘音繞樑-《河豚》

仁敏yahoo新聞2011.08.04  【撰文  黃大仙】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河豚》是一部後座力很強的電影,乍看之下覺得沒什麼,對白不多,前半段有點悶,想露又不敢露,結局落入俗套。但回想起來,我覺得我懂導演想表達什麼,雖然可以更好,但餘音繞樑,存夢留香。

故事本身不複雜,複雜的是感情。

如果你沒有看過電影,想知道《河豚》的故事講什麼,可以到「開眼電影」看看,裡面的劇情簡介寫得很棒,也沒有太多劇透。

以下是我對《河豚》的解讀,想到那就寫到那了,會談到許多跟劇情有關的內容,但我會保留結局不講。

……( 詳細內容請見  大仙愛電影)

當晚兩人到澡堂洗澡,小尊披上沿巾從女湯走到男湯,在教練面前突然脫掉浴巾,全裸做出電梯小姐的歡迎動作(很抱歉,我們只能看到裸背),這個動作很突兀但非常關鍵,是小尊學習改變的關鍵。前面提過,她是一個不懂表達憤怒情緒的女生,她會做的就是笑、躬鞠或是默默流淚,這裡的歡迎動作,在我看來並不是表達歡迎之意,而是小尊極力用著她最熟悉的肢體語言,來表達她對不被重視,在這段自以為是的戀情裡遭受到羞辱所能做出最大的抗議。

但教練無視小尊的動作,於是她開口問教練,六花生氣的時候會做什麼,教練說她會唱歌。唱什麼歌呢?兒歌。小尊聽完後就裸身走入男湯浴池,面對著教練開口唱起兒歌:媽媽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鳥兒笑哈哈。小尊連唱了三次,一次比一次用力,情緒一次比一次飽滿。她學著用別人的方式來表達不滿,要讓教練知道,她已經愛上他了,不甘於做別人的替代品,甚至可能連替代品都不是。

IMG_9804.jpg我很喜歡這一段,非常富有戲劇張力,也有前後呼應,而且是全片的起承關鍵。

教練有沒有被打動呢?看來應該是有。後來當教練在球場帶著小孩子練習時,看到閣樓上掛著的球衣在飄,他就像突然頓悟了什麼,馬上跑回家,將掛著房間裡的六花的衣服全部拿下來。他一轉頭就發現小尊坐在陽台刮腋毛(這段也太生活化了XD),小尊開心的招手叫他過來,然後幫他刮掉鬍子,剪去滿頭長髮。

觀眾看到這裡應該都會覺得很開心,因為教練收掉衣服,也剪掉過去,開始要接受小尊了。之後教盲眼女鄰居跳舞,兩人結伴去吃餛飩麵加蝦丸,不就是情人想要昭告天下的宣示嗎。教練第一次認真的問小尊的名字,而小尊還捉狹地自稱是六花,直到教練問第三次,小尊才相信了話不多的教練,是真的想知道她的名字。這句:你叫什麼名字?對小尊來說不就跟我愛你是同等份量嗎?

兩人的戀愛於焉完成,雖然是先性後愛,但總算是甜美結局。不過,六花突然的回來,又讓看似走出新人生的小尊黯然告別。

結局如何就留待大家自己看電影了。

最後做個結論,原先看完《河豚》,我不是很愛這部電影,但當你思考回味,會覺得它有股隱藏的力量,一再給你撞擊。送給那些曾經在愛情裡受傷的靈魂,希望你也能從中找到恢復的能力。

文章截取自  大仙愛電影       圖片提供  快活映畫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