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親近的,往往是最不瞭解的

blowfish11.jpg2011.07.22 【放映週報 No.317/王玉燕】

※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亂青春》票房不如預期,您曾為此傷神許久,《河豚》捨棄複雜的結構,只是為了拍一部觀眾看得懂的電影嗎?在自我/創作和大眾/票房之間,您怎麼做抉擇?

李:不要低估票房對一個導演的影響,戲院的老闆對我有疑慮,因此我的拷貝數量始終超過不了十支,這種情形有點像男孩對女孩説,我愛妳,但是……我怎麼做抉擇?我根本沒有資格做抉擇,不是嗎?但願《河豚》能讓我嚐到一點票房好的滋味,然後我再來回答你的問題。

當初您說短片《煙》是原預計開拍的長片《沉默的愛》之序曲,大量運用畫面說故事、交待角色彼此互動關係的《河豚》其實也是「沉默的愛」的體現。接下來還有拍攝這部片的計畫嗎?另外,甫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的《暴暴鼓》是不是也打算開拍?

李:再下來打算拍一部叫《繁花》的戲,劇本已經開始寫了。你提到的《沈默的愛》因為風格比較像《河豚》,我怕現在動會太受《河豚》的影響,而沒有新意。至於《暴暴鼓》,雖然早在五年前就寫了,也拿到輔導金,但始終沒拍,因為對裡頭人物太不熟了,明明是自己寫的劇本,這樣講有點可笑,但事實就是這樣,最親近的,往往是最不瞭解的。

詳細內容請見  放映週報No.317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