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笑非笑的兩人,就像是個問號那樣的存在

河豚劇照.jpg2011.07.22 【放映週報 No.317/王玉燕】

※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您非常重視場景,強調它的故事性及衝突性,尤其偏愛帶有腐壞氣味的場景。您曾說過:「美學上,我不喜歡那種太不食人間煙火的景物。那種風景卡片式的美景,永遠也不會出現在我的電影中。」偏偏這回《河豚》片末,卻是一片金黃燦爛的金針花海,為何有此設計?

李:話果然不能隨便亂説,到頭來都會自打嘴巴,哈哈。是的,你説得對,最後一場金針花田的戲,果然像在風景卡片裡,這也是為什麼結尾的部分,遲遲不能定剪,好像男女主角走過曲折的路途後,終究要得到幸福,想想這也沒什麼不好,但最後我還是加上一個鏡頭,讓兩人置身金黃的花海裡,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們,你要問我什麼意思?我也説不上來,無非就像是個問號那樣的存在。

本片美術湯濰瑄是您繼《亂青春》之後,再度跟她合作,她吸引你的地方是?在場景塑造上,您有無特別的要求?

李:我每次跟她講一大堆想法,她都只是靜靜看著我笑,也不知道她到底懂不懂我在説什麼。等到我一進拍攝現場,説也奇怪,東西就在那裡,而且她會留點空間,讓我這裡玩玩,那裡玩玩。基本上我們兩個都是尊重歲月在場景留下的痕跡,極少去更動它,她不是那種油漆派的美術,這點我們很類似。

詳細內容請見  放映週報No.317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