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的裸露,很多時候比肉體的裸露更困難

中時報導2011.07.22 【放映週報 No.317/王玉燕】

※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您曾形容演員是水,角色是容器,演員應該挪用自己的特質,來灌注這個容器。同時也強調演員要能沉浸在當下的情境,在跟演員互動的過程中,您通常會透過什麼樣的方式將演員帶到那個情境?怎麼讓演員全然信任,交出自己?還有您覺得什麼是好演員?

李:我先交出我自己,我和他們一起呼吸。我説「呼吸」,不是修辭學上的,是真正和我的演員吸氣吐氣,他們習慣我,熟悉我的聲音,放心我帶他們吸氣吐氣,等到拍攝時,只要我站在他們身邊,他們自然而然就進去了。我會反應出當下我所看到的東西,讓我自己成為演員的鏡子,盡量乾淨、明亮、不扭曲,正直而坦率的告訴他們我這時候所看到的。

比如說男女主角第一次碰面在魚缸前做愛那場戲,我在劇本裡面並沒有寫明做愛完後的情緒,拍攝的當下,我目睹那樣的過程,突然有感而發,就跟他們講了一句話:「我看到很憂傷、很孤獨的兩個人在互相撫慰。」吳慷仁事後跟我說,他聽了我的話後,突然覺得這樣的過程很悲哀,並不享受到做愛的喜悅,反而是一種很悲哀的東西不知從何處跑出來,所以他忍不住在當場哭了起來。那是很真實的情緒,他一哭,也引發小尊對這個人的好奇,想像這個男人背後必然揹負了什麼樣的故事,也因此決定了她的去留。

什麼是好演員?好演員跟電視播報員最大的差別是,播報員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而好演員帶我們去經驗他所經驗到的這件事。播報員告訴我們今年拉拉山的水蜜桃又大又甜,好演員帶我們去經驗這顆水蜜桃的香味和甜味。沒有規定誰可以當演員誰不能當演員,問題是絕大多數的人只能做到像播報員那樣告訴我們你發生了什麼事,卻無法讓我體會這件事對個人的意義在哪裡。好演員不只是視覺和聽覺的,他還必須是味覺、嗅覺、甚至是觸覺的。

在課堂上,我盡量讓他們拋棄掉一些原有的包袱,該怎麼走路、吃飯,在被別人看的情況下還能很自在做你自己平常在做的事情,好像沒有人在看你一樣,這就是一個演員的基本訓練。對演員來說,情緒的裸露,很多時候那比肉體的裸露更困難。

詳細內容請見   放映週報No.317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