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喜歡的演員,想像角色

中時報導22011.07.22 【放映週報 No.317/王玉燕】

※ 以下為部分文字節錄

這部片合作的四位演員吳慷仁、潘之敏、姚安琪、陸弈靜都是您經紀部旗下的演員,除陸弈靜外,其他幾位都曾上過您在北藝大電影所開設的「電影表演」、「即興表演」課程。當初看上他們幾位的特質與潛力分別是什麼?您會比較偏好跟自己培養出來的演員合作嗎?

李:先說姚安琪,因為她跟我最久,拍《亂青春》時她十八歲,我覺得她是個瘋子,現在她成熟了,但還是個瘋子。只要她出現的地方,就會帶來災難性的混亂,儘管她會告訴你她有多無辜。我把她放大到大銀幕,愈大的銀幕,很奇怪,災難就愈明顯,完全沒有所謂說服不說服的問題,甚至沒有交待前因後果的必要,只要她一站出來,我們就知道某種衝突正在醞釀,而且不會善了。

吳慷仁偶像劇演多了,於是自己都相信眼神會放電,某種程度我覺得他還頗沾沾自喜的,但他錯了,他真正厲害的地方不在這種小電磁波,對我來說,他應該像電塔般的存在,那種可以容納高壓電來來去去,而且在雨天的某個瞬間會冒出青色火花。他可能不懂我在説什麼,但觀衆都知道被像幾萬伏特高壓電的演員電過的感覺是什麼,我相信他的那天遲早會來臨。

潘之敏是礦石,具放射性的礦石。我不難想像當年居里夫人在某個深夜踏入實驗室,看見靜靜發光的某種礦石時,內心的激動。居里夫人發現鈾,我發現潘之敏。我們都沒有「發明」,只是「發現」,因為原本就存在,而且不能加工的。她是徹底為電影這種藝術存在的演員,在大銀幕上她的一個微笑,我們看到的可不只是個微笑,覺得微笑裡頭還有什麼,可能真的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們就是覺得有,這就是所謂的魅力吧。

至於陸弈靜,我還能説什麼呢?我只希望她不要變成那種中國大陸的所謂「戲精」,我個人很怕那種演戲的「腔」,正因為陸弈靜是個難得的,可以走鋼索級的演員,因此「戲精」是種誘惑,精準是種誘惑,身段更是種誘惑,但陸弈靜可以甩掉這一切,依舊很好看。我知道我的觀點很偏差,但我就是喜歡粗糙但真情流露的陸弈靜。

我會偏好跟我培養出來的演員合作嗎?未必,但我會為我喜歡的演員,想像角色。

詳細內容請見   放映週報No.317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