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對Anthony MackieRobert Duvall的小觀察  

姚安琪 Angel Yao

非常喜歡紫色,常常掛著甜美笑容,是個散發出清新氣息的水瓶座女生。拍攝過電影《河豚》、《亂青春》,電視劇《下一站幸福》、《牽紙鷂的手》、《原來我不帥》、《台北異想:走夢人》,短片《恐懼屋》以及多支廣告、MV作品。

 

 

Anthony Mackie

一開始屏息著氣快步的向前走,眼神直盯著前方,有故作鎮定的感覺,直到感覺後面邪惡的勢力不斷的快速逼近,不得已加快腳步往前跑,不敢往後看,深怕自己是唯一被追殺的目標,或希望自己還沒完全引起對方注意之前能全身而退,但情況似乎沒有想像中簡單,我越跑越趕、越跑越急,後面的聲音不斷的逼近,再也掩飾不了我緊張的神情,它離我好近,我猛然回頭它就在我斜後方不斷的奔向我,那兇狠的神情,讓我不顧一切的向前跑,我只想逃離這禁忌之地,我能全身而退嗎?我咬緊牙關拼了命的向前跑,我只希望它放棄我,我不值得讓它這麼賣命的奔向我,努力奔跑後,它似乎心有餘而力不足,慢慢猶豫是否繼續把我當唯一目標,但我還在這塊遍野,我的生命仍有威脅,我使盡吃奶的力氣做最後衝刺,當我在回頭時,我已經消失在它的視線中,我繼續跑著,遠離這塊禁忌之地。

我很喜歡他表演的層次,從緩到急促,一點一點像著色般的加進去,他在裡面完全沒有用尖叫或言語表達他的害怕,反而玩速度快慢和節奏緩急的不規則,豐富了他看似壓抑木訥的個性,這種累積情緒的演出,從第一秒到最後一秒落差竟如此之大,對我而言好像也很困難。我應該要在日常生活更加觀察,找找看哪種情況下的人,會有類似這種情緒發生。

  

Robert Duvall

熟練的動作,一日復一日刮著自己鬍子,我很專注看著自己,沒有絲毫的分心,輕輕的輕輕的整理我的面容,當我把臉上擦乾淨,看自己哪裡還有不完美的地方嗎?除了又多了幾條皺紋之外。老實說,歲月帶走我英俊的容貌,我並不很在乎,它留給我更珍貴的回憶,就像我臉上痕跡如此深刻。每天我看似簡單的動作,那一刻我又再一次檢視自己,我是誰,然後帶著滿意肯定的眼神,開始過著今天的生活

Robert Duvall裡面專注的眼神,看著自己滿臉歲月痕跡的臉,且小心翼翼刮著鬍子,我很感動那樣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感傷,可能是他的年紀,以及他臉上深刻的皺紋,讓我覺得歲月的累積讓他有很多的故事性,如果是一個年輕的男生,做相同的事情,我相信畫面會呈現別的感受,也許就真的看起來像一件生活中最普通的事了。

我喜歡他從頭到尾,節奏放較慢,沉穩不馬虎檢視臉上每一吋肌膚,很認真看待自己的一切,最後當他停止手邊的一切動作,專心看鏡中自己,那眼神,很肯定,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對自己說什麼,就算我猜不到,我也會聯想,當我老的時候,我看到鏡子中的我,我會想到現在嗎?還是現在所發生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事?或最深刻的階段?總有一天我看鏡子,會看到不像現在我所擁有的面容,我好奇,那時我會跟我說什麼。

 

觀看詳細影片請至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Fourteen Actors Acting: A Video Gallery of Classic Screen Types.”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