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一娓娓道來的魂牽夢縈

2009-09-17   作者:陳秀生

湄黎:「我知道要忘記她很難!」

蘇非:「我根本不想忘記!!」

黎:「妳真的很愛她?!」

蘇非:「直到她走後,我也才知道…」

艾菱欲解開生父之謎隻身赴德國漢堡,卻邂逅當地藝術家蘇非,兩人幾乎一見鍾情的墜入情網,愛情的美好雖然讓艾菱原本單調無依的異鄉生活開始有了顏彩與笑容,但無法完全擺脫生父之謎的困惑與母親身體微恙的牽掛,使得兩人的愛情熱度產生了些微變化。

就在蘇非外出工作的時日,艾菱竟意外離奇身亡,始終不明的死因,讓蘇非陷入鎮日倉皇之中……… 數月後,蘇非到台北展示她的最新作品,遇見一位記者湄黎,湄黎對蘇非與艾菱過往的戀情極度好奇,並且藉採訪之名親近蘇非。儘管湄黎試著誘惑蘇非,但因蘇非對艾菱無法忘懷,而拒絕了湄黎。且不告而別的回漢堡。

湄黎前往漢堡尋找蘇非,她以深入採訪蘇非為理由而留下,卻暗地開始調查艾菱的死因,且因此而解開蘇非與艾菱在天人永隔的瞬間,牢牢牽繫著彼此的謎底,得以跨越時空與陰陽,讓生者戀戀不忘,死者魂魄不散?!

************************************** 

記得試片當日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影片才結束字幕都還沒跑完,就聽見鄰座一對同性小情侶的對話,「到底在演什麼啊?!」,「醬簡單還看不懂?!就是警告你,千萬別輕易出軌!!」

我想【曖昧】也許不是一部平易近人的作品,步調有點慢,不夠搧情灑狗血,且某些屬於老外對台灣地方文化與風情的偏愛誠難獲得自己人的青睞;但整個故事主體-女女情感的勾勒,卻有出人意表的深度與期許──蘇非在艾菱陷入迷沼的時刻即時傳來懸念,艾菱在覺醒之中卻意外失去生命。

如果說神秘、懸疑、詭魅是企圖引人入勝的手法,我個人卻獨獨鍾情【曖昧】裡那溫柔細膩娓娓道來,叫人魂縈夢繫的愛情獨白。很難想像一個外國導演卻將古老中國形容思念至癲的「魂縈夢繫」,用影像表現的如此淋漓盡致。誠如Frédéric Strauss評論楚特電影的特色:「莫妮卡楚特在她的電影裡,向來強調感受和觀影愉悅感;並且運用微妙的幽默感和溫柔細膩的態度來對待鏡頭底下的角色。」

我解讀導演對於女性之愛有其雙重的超高期許與看待,如果同性戀者鄙視道德規範、婚姻框架的束縛,那麼相對於”愛情”該有高於尋常的期待與標準;再然,如果我們向來自視女性對愛情的直覺與純度超越男性,那麼女女之愛的標準勢必又該高於男男之愛。

因此,在這樣的自由意識下,如此忠於自我的愛情,是絕不容許一絲絲的輕縱,否則生命的無常與脆弱,將叫人永遠難以追悔。

【曖昧】跳脫了來自社會、家庭道德觀的批判與束縛,屏除了自我與身體認同的迷障,展現了純然面對愛情、慾望與人性的熟女之戀。當愛就只是愛的時候,無論同性異性或雙性,我們是否也能還原愛的真貌。

 

原文出處 http://n.yam.com/msnews/mkarticle.php?article=20090917008987

創作者介紹

李啟源電影‧快活映畫

ChiandComp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